家在枸杞岛,离海边那么近(二)

作者: 藏藏蔡所在社区: 枸杞岛大王社区浏览: 2454来源: 嵊泗旅游网2014-04-14

        那是在九十年代初,整个枸杞岛不到万人,却有八九个村子。我家在朝东面的石浦村的外岙,沙滩边上。那时候村里主路还都是一块块石头铺成的,小路都还只是泥呢。总觉得村名应该就是“石头铺成的村子”意思,最喜欢对面小店前的那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夏天光脚走在上面,沁凉沁凉的。当然啦,更喜欢爷爷牵着我走进那条路上的小店,给我买的喔喔奶糖的滋味。那时候人小,觉得隔壁的村子就是远方,而乡政府所在的三大王村,就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熙熙攘攘的集市,有好多小玩具的供销社,还有打一千个滚也翻不到尽头的大沙滩。可是路好远,泥路又难走,爸爸妈妈又忙,一个月都去不了一次。每次爷爷背着我去吃豆浆油条粢饭,别提有多兴奋了!那时候多羡慕住在三大王村子的小朋友,仿佛他们走路都比我们神气。直到上小学,每天都要早起去那边上课,都羡慕他们每天可以多睡半小时,中午也能早半小时吃饭,下午放学更多了半小时的玩耍时间!多好啦!后来和庙干,乌沙,里西等村子的小朋友一比,又好庆幸,他们上学要一个小时啊!还要走山路!好饿啊!后来等到姐姐去了杭州读书,又觉得自己是多么幸福,杭州就像是在天边一样,光路上就要两天,寒暑假的时候才能回家。杭州像天堂有什么了不起啊,又没有爸爸的鱼吃,好可怜。

    

    那是在九十年代初,整个岛不到万人,却有八九个村子。我家在朝东面的石浦村的外岙,沙滩边上。那时候村里主路还都是一块块石头铺成的,小路都还只是泥呢。总觉得村名应该就是“石头铺成的村子”意思,最喜欢对面小店前的那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夏天光脚走在上面,沁凉沁凉的。当然啦,更喜欢爷爷牵着我走进那条路上的小店,给我买的喔喔奶糖的滋味。那时候人小,觉得隔壁的村子就是远方,而乡政府所在的三大王村,就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熙熙攘攘的集市,有好多小玩具的供销社,还有打一千个滚也翻不到尽头的大沙滩。可是路好远,泥路又难走,爸爸妈妈又忙,一个月都去不了一次。每次爷爷背着我去吃豆浆油条粢饭,别提有多兴奋了!那时候多羡慕住在三大王村子的小朋友,仿佛他们走路都比我们神气。直到上小学,每天都要早起去那边上课,都羡慕他们每天可以多睡半小时,中午也能早半小时吃饭,下午放学更多了半小时的玩耍时间!多好啦!后来和庙干,乌沙,里西等村子的小朋友一比,又好庆幸,他们上学要一个小时啊!还要走山路!好饿啊!后来等到姐姐去了杭州读书,又觉得自己是多么幸福,杭州就像是在天边一样,光路上就要两天,寒暑假的时候才能回家。杭州像天堂有什么了不起啊,又没有爸爸的鱼吃,好可怜。


    我家在石浦村外岙的海滩边上,门前的小院子是村里看海观浪的最好地方之一。岛上平地不多,但只要宅基地足够,渔村的房子依旧会造得很大。瓦片房,上下两层,每层都有两个大间两个小间,以前还有一个户外茅房和一个外侧的储藏室,上面的大院还有花坛,里面种了可以涂指甲的喇叭花牵牛花等,老姐的最爱。后来储藏室由于一次台风把地基松动,就塌了。犹记得那晚连夜把阿呜和它的四只狗宝宝给抢救出来,第二天房子的后半部就塌陷了。至于茅房,后来高中家里装修了卫生间,也都拆掉建厨房了。小时候用的还是马桶,去茅厕“嗯嗯”时,我常常在上面垫一块竹版,然后前面搭一把小凳子,一边翻看老姐的课本或者发的乡土教材之类的,还记得那时候捧着一本从别人扔掉的书堆里捡来的蔡志忠漫画看得入迷,那时候哪见过这么Q的漫画,从庆国大叔的儿子明哥那摸来的小人书都一板一眼的,于是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老爸老妈我久久不出来,在外打趣,哎呦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这是不是掉进马桶里啦?


    海边房子的外层由于长年累月地受海风浪沫冲刷,大多是灰暗的,可结实耐用的很,不会像以前新闻里报道的,台风一过,几十上百件间房屋倒塌的事。晚上睡觉的时候,静身细听,隐约听得见涨潮时海浪扑打的声音,简直就是天然的安眠曲。不过更多声音的是屋后的猫叫,特别是春天,婴儿哭一样,发春呀!但最喜欢夏天的早上,刚睁开眼,就听到从屋后传来的啾啾鸟鸣,“久滴久滴哦~~~”那时候学着鸟叫吹口哨,现在都还会!当然,还有每天早上三四点钟渔船出港,和傍晚归来的马达声,也一直伴随着岛上的时光。


    那时候爸爸和庆国叔叔一起打了一只3匹的小木船用来出海捕鱼,每天天不亮,我还在梦中,爸爸就已经悄然起床出海了。为了赶潮水去稍远一点的海域,甚至两三点就出门了。家庭的支柱,就在清晨梦里听不到的马达起航声中,慢慢坚实起来。


    最盼望的是傍晚老爸回来,肩上背着的橹和钩子一段,常常挑着一个神奇的袋子,有时是满满的一袋各种鱼虾,有时是超级好吃的野生小贻贝“毛娘”,或是海螺佛手,或是牡蛎生蚝,老妈则熟练地倒出这些海货,去鳞,剖肚,清洗,下锅,然后把桌子搬到大院子里,就着夕阳,和着潮声,呼啦啦地和姐争着,她吃虾蟹我吃鱼贝,都落了个浑圆肚饱。

    刚上村里幼儿园那时人还小,家里也管得些没放开,平时休息时间也由爷爷或者妈妈带,玩得还没后来那么疯。爷爷常常带着我去老年协会,遇上个牌桌麻友三缺一不好推辞,就让我在院子里和其他大人带着的小伙伴打滚儿,自己坐下“叉”麻将或者打“上游”(那时候扑克牌的流行玩法,就一副牌,谁先打完牌谁赢,老年人经常玩这个,简单易上周)有时我饿了,就眼巴巴地站在爷爷的牌桌旁,想让爷爷给买吃的,爷爷也总会摸出个几毛给我,让我自个儿去边上小店里买糖,也不怕我人小。桌上人见了,常笑,哎呀阿德牌还没结束钱先溜了,今天你一定要输了!爷爷摸摸秃顶嘿嘿笑笑:孙子最大!若是妈妈带着呢,就常常去外婆家坐坐,她和外婆舅妈她们唠家常,我就和表哥阿乐一起看电视瞎玩儿,有时晚上聊得晚了,就故意大声打呵欠,表示在催妈妈快些回家啦!要是她们聊兴不减,就一头倒在妈妈的怀里,连什么时候被抱回家都不知道。有时妈妈拉着我回家做饭,常常在路上遇到个人就哗啦啦啦地聊开了,半个小时都止不住,我要饿死啦!最怕的一次,是晚上妈妈在家里落下我,送来访的客人一段路,结果聊着聊着就一直跟着走了很远,那时候爷爷爸爸姐姐都没在家,我一个人趴在阳台上等了好久好久没见妈妈回来,回港的渔船马达声都渐渐淡了下来,只剩下远处船上的几点灯光碎片倒映在海上,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怕极了,大声哭喊着妈妈你在哪里妈妈快回来,这伤心劲,怕是半个外岙的人都听到了。邻居阿姨在那边大声给我安慰,可谁要听她的啊,我就要妈妈!妈妈常常打趣说我是从垃圾桶里捡来了,我老是大声反对。现在妈妈不要我了吗?是我做错了什么吗?电视里放的妖怪会不会把我抓走啊?想着想着,我哭喊得更大声了。哭累了,我进了阳台,吃力地爬上了床躲在被子里,一抽一抽的,慢慢地,慢慢地就睡过去了。

青天白日
青天白日2014-04-14 20:37:12
细腻的文笔,枸杞岛我还会再来的[嘻嘻]
嵊泗旅游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