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枸杞岛青年对海难的看法(下半篇)

作者: 藏藏蔡所在社区: 枸杞岛大王社区浏览: 3129来源: 嵊泗旅游网2014-04-21

        一名枸杞岛青年对海难的看法(下半篇)

        面对海难最多的,当然是在海上讨生活的渔民,当即使是现在,都依旧要看大海的脸色吃饭,尤其是远洋捕捞。都说他们的钱好赚,一个月只有一半时间工作,每年都还有休渔期,却不知,他们面对的,是每月两次短到一周多到十天的海上作业,在一望无际的靠近朝鲜韩国的大海上。有时候每天甚至只能睡不到三个小时,遇到鱼汛,更有二十四小时四十八小时不眠的,船角靠个一个半个小时,眯会眼,或者抽根烟,算是休息。如此艰苦的船上作业,会面临各种危险,偶尔爸妈来电话说起,村里几号船的谁谁,出海的时候被锚砸到骨折之类的事故。就去年夏天,听爸妈说,住我家后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哥哥,在船底修理船马达时,遇到焊接氧气罐爆炸,人都没了样子。不忍去想,一想就辛酸。

        其实最震撼的是我小学四五年级时候,边上邻居阿姨家遇到的算是近年来岛上最严重的海难。那时叔叔和他家的两个儿子在同一艘“雷达网”远洋捕捞船上,去韩国日本中国交界区的渔场捕鱼,大概是在有大雾的凌晨,船上的守夜人也犯困,没注意雷达,不知对面驶来了一艘巨大的油轮。等到双方发觉,已经来不及调转船头。捕捞船再结实也抵不过万吨的油轮,顷刻船翻,浓重的夜雾下,那巨大的冲击,倾覆时带起的湍急海流,更有那散开了的恐怖渔网……从大人们唏嘘谈论中零星漏出的破碎的词句,就能窥得见当时那令人惊悸的事故场面。后来被救起的邻居叔叔和一个大哥哥回来了,还有一个小哥哥,永远地躺在了海底,再也不能履行身上系着的婚约。即使再多的赔偿,对失去亲人的巨大创伤,又有什么用呢?下葬那晚夜色很浓,邻居阿姨的家人们穿着丧服,抬着纸人洒着纸币,在村里治丧老人的带领下,在对面的码头做法事,对着大海唤魂,让迷失在海底的魂魄听到后回家,寄托在棺木里的纸人上,好入土为安。幽长沉重的呼唤,和着家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一遍一遍漫过蜷缩着躲在被窝里的我,唤向遥远的大海。

这以后,邻居叔叔放弃了远洋捕捞,只在近海钓鱼放网作消遣,而大哥哥,后来离开了枸杞岛,偶尔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看看叔叔阿姨。时间慢慢抹去了事故的痕迹,只有邻里朋友偶然想起,说声可惜。而家人心里,却是永远也忘不了的。


挽歌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蕉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就在两个月前,又听闻村里渔民出事故,有十几名船员的“雷达网”捕捞船在外洋航行时,因为巨大的风浪,在角落干活的两个人被甩了出去,呼救声被呼啸风声淹没,等到旁人发觉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沿着来时的航线回去寻找,在巨浪起伏的茫茫大海上,又能找得到呢?听老妈讲,其中一个年长的还和我舅舅沾亲带故,那个年轻的大哥小时候在村里我还经常见到,而今却留下的家里一双老人,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照顾家里的年轻妻子,和妻子肚子里的四五个月大的生命!

    我喜歡海員式的愛情

聂鲁达

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我们系住,

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我们绑在一起,

我喜欢海员式的爱情,

接个热吻就匆匆离去。

我要走,

我心里难受,

可我心里总是很难受
 
 终有一天,海洋就是我的坟墓。
不要挽留,更不要哭泣。
 

 

又有谁能切身懂得海嫂们的爱情呢?说轻松,她们只要做好家务带好孩子就行,可要说沉重,每月近半与丈夫的分离,心里深处的担惊受怕总是着挥之不去。

呜呼!归去来兮!

 

迦太基母亲,我把桨还了。

我睡了,待会儿我再划。

——当船快要沉的时候,腓尼基水手祷告词,摘自《博尔赫斯谈艺录》

THE END.


东北z旮瘩
东北z旮瘩2014-04-22 22:42:19
看后心里很难过
老板来碗米线
老板来碗米线2014-04-22 11:18:00
看来作者是枸杞岛少有的人才啊 [嘻嘻]
嵊泗旅游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