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枸杞岛,离海边那么近(四)

作者: 藏藏蔡所在社区: 枸杞岛大王社区浏览: 2689来源: 嵊泗旅游网2014-05-25

                                                                 

说到小时候的皮,简直不是现在所能想象的折腾。上山下海,爬墙爬树,身上的一个个伤疤就是傻大胆的见证。那些小伤口之类还都是常事,手脚骨折都有好几次。


细 数我们这帮小魔王做过的坏事,在那些大妈眼里简直算得上是罄竹难书了吧?偷摘南瓜丝瓜西红柿番薯土豆不用说,我们还用抓蜻蜓的网兜偷摘张家后院里的酸苹 果,竿子不够长,那就两根绑在一起,苹果掉不下来?那就用竹竿捅,动静闹大了院子里大人来赶,便撒欢儿地作鸟兽散。春夏之交德生爷爷后院家的桑树更是挂满 了我们这群皮猴,断枝折叶是常有的事,然后一个个吃成个大花脸,衣服裤子全红一块紫一块,让在树下劝着我们要小心的德生爷爷哭笑不得。至于抓各种蜈蚣蛤蟆 蚯蚓海蟑螂土狗尾巴臭猪耳朵更不用说,到春天成群结队地去山上拔野山葱,因为山葱炒年糕炒饭可好吃啦!于是周边常常长葱的田就倒霉了,学《拔萝卜》儿歌, 随手拔个什么的那是常事。到了冬天一帮小屁孩手上拿着大杀器——鞭炮,在村里晃悠,炸狗炸猫炸啤酒瓶盖炸瓦片炸可乐瓶炸马桶,行为简直恶劣到了极点。


调 皮总伴随着各种受伤。也许就是我不安分的先兆,最早最严重受伤,就是在幼儿园大班的时候。那时家里已经不时常看着小孩了,而且幼儿园规定大班可以不用午 睡。摆脱了家里大魔头的掌控,就经常和阿凯那帮第一次感到那么自由的小伙伴们约好中午撒欢儿地玩,临近下午开园时间,我们就在幼儿园边上边玩会儿捉迷藏。 一次我跑到马路边的围墙后抓着缝隙贴着墙躲着,下面七八米就是人家养着鸡鸭的院子,刚得意小伙伴们一定找不到我,就发觉自己不是蜘蛛侠,也不会壁虎功,小 胳膊小腿攀得累了,来不及爬上来,就悲催了摔下去,懵了。小伙伴跑下来把晕乎乎的我扶起来,就发现我耷拉着一个没知觉的胳膊,也没哭,不知道疼,就傻楞 着。那时候老爸还在远洋捕捞没回来,老妈马上联系了村里一艘二十四匹的正要去定海的便船,在让人固定好胳膊以后,把我小心地搂在怀里,坐在敞篷的驾驶舱边 上,听着马达巨大的轰轰轰声,连夜出发了。


四五岁的小孩子,又怎会深刻体会到,父母对自己孩子受伤的焦急呢?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血口子,都痛在父母心头。因为事先打了麻药,胳膊又没有知觉,第一次坐夜船第一次出远门的兴奋早让皮猴子我忽略了老妈哽咽的念叨:“小孩哦,你怎么那么让人不省心…”不 时地抹一下眼角。我蜷缩在妈妈的怀里,乌溜的大眼睛瞧着春夏之交的璀璨夜空,耳边是被马达声掩盖的妈妈的哽咽。海上的夜空是如此地清澈。幼儿园老师说星星 是飞上天的萤火虫,可路边的萤火虫哪有天上那么多啊!而且虫子还不会飞,捉来藏在爷爷给的火柴里,趴在桑树叶上,奄奄的,光也那么微弱,哪有星星那么精神 啊,争相闪着,在天上排成一条好长好长的光河。星星被船顶棚挡住了,我想要换个角度数,不老实得扭了扭,马上又被一直未眠的妈妈抱得更紧了。慢慢地,慢慢 地,似乎船儿也休息了,马达轰鸣得低沉了下去,感受着妈妈怀抱里的温暖,我睡去了。

虫儿飞

林夕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手术的事情有些记不得了,只知道麻醉前几个怪蜀黍绕着手术台对着我笑,醒来就到了病房中,手上打着厚厚的石膏,每天还要喝超级苦的中药,连续住了一个月。于是天天念想着老爸的红烧鱼和小伙伴们的新游戏----他们不知又玩了多少局的游戏,沙滩上打了多少滚不知道幼儿园小红花墙上的红花是不是被那些小姑娘给追上了,都怪小伙伴们,老是在课上勾引我聊放学后哪儿好玩的,探鬼屋滚陀螺捉迷藏虽然都很好玩,可上课各种小比赛得来的小红花,都快被那些小娘们给追上了啦!


再 说一件发生在我住院期间惊心动魄的事故。手术后十几天手臂有点好转,就跟着妈妈和一个同病房的的阿姨出去买水果。水果店在大马路对面。第一次出远门的我怎 么见这种车来车往的世面嘛,那段马路又没有红绿灯。老妈顾着和阿姨聊天,唰地一下就过去了,剩下好奇地东张西望的我愣在马路对面。见路上车辆少了,我撒腿 就跑过去。然后就给一辆飞一样的摩托车给撞了个大跟头,还被它从身上滚过…放心,还没挂,挂了就没这篇了。而且大舟山人民淳朴,摩托车叔叔也没有逃逸,一把抄起地上的我跑进边上的医院——嗬,毫毛都没有伤着!阿弥陀佛,吓死我妈了,福大命大。

虽然手臂粉碎性骨折让自己幼儿园留了一级,却正好和阿凯那一帮小鬼头混在了同一个班。初生牛犊又怎么会怕虎,骨折事件仅仅在右手臂留下一个十四针眼的蜈蚣状伤疤,教训转眼就被忘记。还有有一次似乎想秀一下飞毛腿来着,从楼梯的一半跳下来,伤筋了…好笑的是那时竟然还想自己会不会就这么死了啊,海边的鱼都还没有钓到几条呢。然后小伙伴们很给力的,成群结队帮我去山上挖草药---俗 名似乎是叫老鼠尾巴来着,植物的样子就像它名字,像老鼠一样的根茎,对筋骨伤痛的疗效很好。德生爷爷家种的不够,最后还是在邻居猴子家的后院对面的石壁上 找到了大把的生长,洗净后捣碎,用纱布裹在脚上。那时候上小学,还是每天让对面大个子的小斌哥背着去学校的,好多天!现在犹记得好几次村里开着拖拉机的叔 叔在路上遇到,正好顺路,就把我们载过去,一路风驰电掣,别提有多洋气!以前放学路上遇到那冒着黑烟“突突突突”拉风开过的拖拉机,常常捏着鼻子躲到路 边,轮到自己站在拖拉机的后斗上扶着前栏,风吹大背头,雄姿英发!要是不是瘸着腿那就更酷啦!不止腿伤过筋,还有小臂被割到过动脉,就在医生测脉搏的手腕 处。那是夏天游完泳好冷跑着回家,礁石路上有人打碎了一个瓶,我没在意就蹦过去,结果踩到苔藓把手正好摔在那一地碎玻璃片上,唏哩哗啦,血就飚了出来…小 伤遇到多了也不慌,让小伙伴帮忙把衣服往小臂上一绑,捧着手就往村里的卫生院跑。穿着白大褂的舅妈一看到我闯进来,就知道我又“孽策”了(调皮闯祸),打 开手腕上裹着的衣服,倒吸一口气。还有一个刻骨铭心的,大概是四处疯玩,不知怎么得屁股长了个脓疮,在德生爷爷院子里,被趴在腿上挤脓,啊!!!这声音, 简直就像外岙那个养猪的老太婆家里杀猪一样!永生难忘…其他的,诸如头被石子砸到出血要缝针,手被各种割开,荡秋千把屁股摔成四瓣什么的,更是一箩筐。这从裤子衣服几乎每个月都会莫名其妙多出破洞中就可见一斑。


等到长大去外面读书,性子忽然变了两样,让一直操心的爸妈不敢相信,这还是他们的“孽策”儿子嘛?

人多女大十八变,许女生变,就不许小伙啊?!

俺这叫放下啥啥,立地成啥来着!

 

可 是现在,由于更加关注安全问题,很多家长都限制小孩子去玩,越来越多的辅导班,还有电脑,平板,电子游戏,把孩子的野性都关在了房间里。小野猫一样的身影 在海边越来越少,大海的气息也离他们越来越远。不知道很多年以后,岛上的孩子们,是否还会去“埋头卡”钓鱼?是否知道哪片竹林的竹子最适合最钓鱼竿?他们 会不会抓还蟑螂海蜈蚣做鱼饵?还能否体会到钓青占鱼时手忙脚乱的成就感?还能否领悟钓鱼的时候先把铅锤沉到底,然后一点点上下提线勾引鱼儿上钩的技巧?会 不会还知道哪儿的海螺最多?哪儿的“毛娘”最肥最好吃?海底藏砖头的游戏还会玩吗?是否还知道哪儿的“胭脂斋”与藤壶最容易生长?还有薄荷药花的滋味,能 否还能尝到?山知了和绿知了的叫声分辨得出来吗?山上哪块田里的番薯最甜? “埋头卡“的那片梨树林和杨梅林会不会被荒废?还有磕头虫的傻楞,天牛的硬壳,蚂蚱的狡猾,抓蜻蜓的趣味,“毛巾”和”草毛根”的嫩与多汁,大王沙滩里的沙蛤,沙滩上偷偷溜跑的螃蟹……

《失传已久的大海》

朴树-音乐已经失传

失传已久的大海
没有人再去 仰望蓝天
没有人再梦见过 远方的大海
人们喧嚣而孤独 人们恋爱却不幸福
在金色的田野上 他们只收割粮食
面对黄昏和飞鸟 他们熟视无睹
仿佛生来苍老
那本祖先的书已流浪成另一种文字
从此无人再懂
那善良的老奶奶已去世了
那故事没有人再讲给孩子们听
讲给孩子们听 讲给孩子们听
面对夏日的夜空
谁来给孩子们解释那传说和虫鸣
谁来给孩子们编织那童话和玩具
孩子们啊 你们睡去就将不再醒来
不再有心灵和家园
就象那失传已久的大海
谁来给孩子们解释那传说和虫鸣
谁来给孩子们编织那童话和玩具
如果孩子们打听
如果孩子们打听
打听那失传已久的大海  


点击试听别人改编翻唱的版本

家在枸杞岛,离海边那么近(四)家在枸杞岛,离海边那么近(四)

东北z旮瘩
东北z旮瘩2014-06-01 23:59:13
看好文不嫌累,写得不错。攒下。
海浪
海浪2014-05-27 11:16:50
文章太长了,字体又小,实在是太累。
嵊泗旅游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