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离海边那么近(7)童年都有的那些事儿

作者: 藏藏蔡所在社区: 枸杞岛大王社区浏览: 2399来源: 嵊泗旅游网2014-07-23

九十年代初,岛上很少有像模像样的玩具,俄罗斯方块电子宠物这样的游戏机,都是稀罕货。要是谁家里有一台小霸王游戏机,那简直就是小伙伴们眼里的天堂。记得和爸爸拼一只小船捕鱼的庆国叔叔家有一台,他儿子明哥的一群小伙伴经常聚在他那儿玩坦克大战,超级马里奥和魂斗罗,可羡慕啦!!!那时人还太小,经常跟着爸妈去庆国叔家里聊天,就一进门就窜到明哥的房间里,果然,周边邻居的孩子伟伟哥凯哥阿飞哥早就在围坐在电视前了,我呢,则过过眼瘾,偶尔他们玩累了,就把游戏手柄往我手里一塞,我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小心翼翼地操控手柄,大概是没有游戏天赋,三下五除二就被干掉了。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喜欢在旁边看着他们玩,就已经很解馋啦!更喜欢明哥床底下的那一箱小人书,明哥不爱看书,这些书就成了放在明哥家的但却专属于我的玩具~每次爸妈过来,和庆国叔亚飞阿姨玩三副牌的“青墩”(他们都不设赌注,就纯娱乐),我去明哥房间,他乘机偷偷摸摸得玩游戏,我呢,就美滋滋地看小人书,三国演义啦,西游记啦,志怪小说啦,虽然有些字还看不懂,可是单单是图画就很棒啊。有时候看着看着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就发现到了自己的床上,老爸说我睡得像小猪一样,把我卖了我都不知道。后来稍微大了一些,明哥去岛外读书,有时老爸没来串门,打“青墩”三缺一,看了那么多场牌的我就勉为其难得做打搭子。那时候也就三四年级,小小的手捧着四十多张牌,要花好久才能理顺!还好除了理牌速度慢这一点,我做“搭子”还算是合格,经常和庆国叔一起搭着,把老妈和亚飞阿姨打压得抬不起头。介绍下打“青墩”,这是舟山的一种扑克牌玩法,三副牌,四个人,对面相互为一组,以积累分数为胜(5为五分,1010分,K10分),打出牌,谁最大就把桌上的牌都收走计分。除了四张同数字牌以上的叫做炮弹,还有三张同样花色同样数字的牌叫做“墩”,力压八张牌以下的炮弹。谁第一个打完手上的牌,谁就可以保住自己收进来的牌,计入分数,还可以把自己组的另一人已经收进来的分数加起来。最后一名,这一组的分数要倒扣30分,哪一组先超过300分,哪一组就获胜。 若是这一组两个人都是前两名,那表示这一组直接获得胜利,不需要再计分数。打清墩在舟山特别流行,有赌钱的,小的一局一两元,五元十元,大的,一局五十一百。不过爸妈参与的基本都是娱乐性质的,最多也是过年时候来几局一两元小的,但是很多人赌大的,有时候一次输赢上千块,在那时,算是很严重了。


     小霸王游戏机,后来小伙伴包子也买了一台,于是里头岙的小伙伴都会聚集到他家,有时还一起在他家看碟片,什么精武门少林寺的,看了一堆。再后来外头岙的孩子王阿凯家买了一台新科超级VCD,附带整整九张游戏光盘几百个游戏,顿时在小伙伴中轰动了。每个上学的早上,我们都会先一大早聚集到阿凯家打上个几局游戏,才会恋恋不舍地上学去。那时候,炸弹人,龙珠,堆雪人,忍者神龟,街头霸王,我最喜欢的大锤恐龙,等等各种小游戏,把我们迷恋得找不着北。那时候小学规定不许去游戏厅,偷偷去三大王村游戏厅打游戏的小伙伴经常会被暗查的老师给抓到,然后全校通告批评。那时候我还有小人书,老姐的课本读物可以解闷,加上游戏天赋实在太臭,学校又杀鸡儆猴,所以上小学时候一直是羡慕着,最多会在寒暑假跟着表哥,心里惴惴不安地来瞅瞅。可学校的禁令可挡不住阿凯那群小野马。他们把去游戏厅玩叫做“敲铜板”,为嘛这么叫?因为打游戏的时候他们经常激动得敲打案件,而且,游戏币也是一个个铜板样的呀!那时候游戏厅刚买了三国战记,九七格斗等机子,那一个火爆,每一个位置都会有四五个冒着被老师抓走的巨大危险的小伙伴排队,正在位置上的小伙伴打得激动了,把按钮和方向杆摇得震天响,一个个口中大声呼喊着。马超的翻云崩、野火燎原,赵云的大鹏展翅、挪吒滚轮,关羽的飞龙在天、狂龙出海,张飞的蛮牛式、夜叉探海,黄忠的独辟华山、百步穿杨,貂蝉的天女散花、飞燕回廊, 张辽的翻雷滚天、风卷残云,诸葛亮的雷霆万钧和呼风唤雨,各个大招的吼声,不仅在游戏厅里要掀翻屋顶,而且在路上学校里都可以看到小伙伴一边拿着扫帚木棍耍着花样,一边口里还要怪叫。耳濡目染下,我也知道了有个隐藏山洞可以拿到火剑,诸葛亮拿剑前要先穿上隐身衣,BOSS王平那儿可以取到冰剑,拿着和氏璧才能取到爆炎剑,如何拉天书使它不消失,如何破吕布的五行幻境,哪个地方有星星灯可以救一条命,哪个法宝威力大,吕蒙该怎么打,最后大boss曹操该如何打这些都是小伙伴们千辛万苦前仆后继地总结出来的通关秘籍。开始三国战记这个游记还有两条命,后来老板为赚钱把命调成了一条,还把难度等级一次次得调高,希望人物能够早点失血挂掉。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哦不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彪悍的小伙伴们硬是通过游戏币海战术,总结出一条命就能通关的技术,让无计可施的老板看得泪流满面。一个铜板五毛钱,有些小伙伴基本都要弯弯曲曲地走遍地图,整整能花上一个多小时,这电费把老板心疼的哟
 


那时候电子游戏算是高大上了,发条青蛙都很少见,小时候大多数玩具都很简陋,却依旧玩得很开心。犹记得小时候“摔包”,俗称“打老包”。从家里翻出用过的书本,撕下来叠成方方整整的纸包,然后拿着一叠各自的“武器”,会于开阔的平地,甩起胳膊就捉对厮杀。规则就是用自己的包把对方的给打翻,或者插进底下,你就胜利了,有时候还规定出了特定的场地也算输。特别是在冬天,嘭--嘭!一个个把自己甩得满头大汗后,脱掉外套继续对战,然后第二天胳膊酸死。有时候缺少纸,甚至把魔爪伸向了上课用过的书,从无用的乡土教材到用过的作业本,再到去年的课本,被家里大人发现后就打屁股,但屁股痛过以后依旧嘭--嘭!太疯狂啦!那时候为了防止被老妈发现,偷偷藏了好几罐的纸包沙发破洞里面,可惜不知不觉,再也寻不见。后来出现那种花花绿绿的纸片,上面有各种圣斗士啊变形金刚啊葫芦娃啊之类的卡通图片,买来一大张后用剪刀细细地打开,然后像“摔包”一样和小朋友们赛,有时选中一把凳子上的方寸空间,用卡片把对方打翻或者打下凳子或者钻到对方卡片下就是赢,覆盖到对方卡片上或者自己掉下就是输。然后是奇多圈,那种膨化食品里附赠的塑料圆圈小玩具,圈里有各种图案,那时候我们发明了个游戏:两三个小朋友趴在地上,用并拢的两只手指指尖按奇多圈边缘,让自己的奇多圈往对方的奇多扑去,谁扑上了多方的,谁就赢了他的奇多。可是这个比赛太单一,很快就被风靡岛上小朋友界的小虎队旋风卡给淘汰。那种带着凹槽的塑料圈简直就是针对小朋友们的大杀器,为了多集这个,小伙伴们都摇着大人的手臂撒娇要整箱整箱地买干脆面,然后第一件事就是拆开好多包,拿出旋风卡,然后,我记得外岙的小伙伴都会拿着旋风卡聚集到杨耿龙儿子小君君家,找个平地就开始对战。厉害的,都能赢上百个呢!后来小浣熊干脆面推出的水浒一百零八将卡片,把大家都变成一个个收集狂。至于拆开的干脆面?管它呢!饿的时候再吃!后来四驱车的出现,让小伙伴的零花钱更是保不住。一部四驱小子动画片,一场比赛就能播放个五六七八集,急得小伙伴们抓头挠腮,老年协会空地上的四驱大赛都举办了好几界,沙滩上挖出来的赛道更直逼动画片里的专业比赛,可惜沙子太多,一次玩过后就心疼地放弃沙地赛了。一节节五号电池更是烧得,这情形直逼后来的单反穷三代之说。


当然在学校里也有好多好玩的,那时候的滚铁圈,一根铁棍一个铁圈就让我们能乐不可支满操场飞奔地玩上一整节课,可惜只能在学校的活动课和体育课玩,太不痛快啦!在学校三四年级的我们还玩跳皮筋,男的一般跳“梗加”,女生大多会跳“马兰花”,一下课就去占领门外有利位置,把碍人的红领巾兴奋地往后一扯,摆开阵型就抓紧时间玩了起来,周围同学排队羡慕得等着,火爆得一塌糊涂。文气一点的小女生,就玩翻花绳和东南西北,她们玩起来津津有味,可皮孩子却一点都提不起兴趣。而男女生通吃的,算是那种翻麻将牌,也叫掼结子。五个牌往桌上一摔,若是有两个以上站立形状相同的(总共有四种形状,侧立,竖立,正面,反面),就往上扔起一串用纽扣窜起来的“骰子”,一只手在骰子落下来之前把两个或两个以上站立形状一样的麻将牌迅速拿起来,最后用这只手把下落的骰子也接住,然后计分,继续,在这个过程中,不能触碰到其他的麻将牌,讲究的是眼疾手快。午休的时候,无论男女生,两三个人一组就玩开了。有时候缺少麻将牌,就让家里有牌的偷偷地拿五个,玩麻将发现少了牌的大人对此无可奈克,只能对着放学回家的熊孩子的屁股一顿竹笋炒肉。午间休息和活动课上,还有玩飞行棋,四个同学凑在一起,棋盘上那骰子连续投到六的开心,即使到现在还是消散不去。还有一种文静的玩法,叫做“拆香棍”,把手中的一捆五颜六色细长的塑料棍在桌子上散开,然后把叠在一起的棍子一根一根的拆下来,而且不能触动其他棍子,各种颜色棍子代表了不同的分数,谁在移动棍子的时候动了其他棍子,就把机会让给另一个小伙伴,小伙伴重新散一次,继续拆,直到最后拆完,统计分数定输赢。那时候输赢就是打手心,和弹脑门,小时候也明白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啊,打手心两人都疼,所以都选择弹脑门,于是弹之前赢的人的得意和输的人的求饶或者视死如归的神情,让课堂之余的生活,变得更加欢乐。
    ……


    这些童年的故事,在八零后中,大多都有经历。那时候缺少很多东西,也经常在小店门口对着心念念的零食踟蹰不前。但拥有的,相比现在,一点也不匮乏,那是自由欢乐与结伴疯跑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的野性童年。但愿而今的孩子,脸上多点我们那时候大咧咧的笑容。

       
向着明亮那方  
金子美铃
向着明亮那方,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叶子,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
 
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向着明亮那方,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烧焦了翅膀,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
 
夜里的飞虫啊! 

向着明亮那方,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只是分寸的宽敞,也要向着阳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市的孩子们呀!


藏藏蔡,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

童年那些事系列:
第一部分,童年都有的那些事儿。
第二部分预告,你们很少经历的那些事儿
第三部分预告,海岛上的吃货
东北z旮瘩
东北z旮瘩2014-08-04 22:17:26
[围观]
LAKERS
LAKERS2014-07-23 20:27:07
[嘻嘻]
嵊泗旅游图文攻略